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自强不息“太阳石精神” 推动历史跨越

发布日期:2021-03-07 19:34 作者:千亿体育

  中广网北京1月21日消息(记者穆亮龙 王莹 通讯员穆长龙 刘宇 卢鑫)辽宁阜新是一座因煤而生的城市,煤炭在这里被人们称为太阳石。一代代矿工们在这里践行过实业救国的梦想,经历过外敌掠夺的战乱伤痛,发起过艰苦卓绝的反日斗争,创造过难以磨灭的煤电辉煌。百年历程中,煤矿工人身上凝聚起一种默默无闻、自强不息的“太阳石精神”。新时代,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探讨中,在阜新这座全国第一个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市,人们开始寻找新的出路。这个坚强的矿工群体又迸发出新的、更加积极向上的活力。只要“太阳石”奋斗的精神还在,历史的跨越就不难实现。

  今天的“官兵评说”系列节目《中华文化大家谈》,为您播出第11集:“太阳石精神”推动历史跨越。记者穆亮龙电话连线了驻辽宁阜新某部士官卢鑫,一起来听听矿区官兵对“太阳石精神”有怎样的理解。

  记者:提起阜新,大家总会和煤炭联系在一起。曾经排名亚洲第一的大型机械化露天煤矿——阜新海州露天矿,目前被列为首批国家矿山公园,每天吸引众多游人。你平时也经常去这个公园逛逛吗?

  刘宇:经常去的,每次去都感到很“震撼”,不仅仅是视觉上的,更是心灵上的“震撼”!这个矿山公园的主体是露天煤矿的旧址。您能想象面对一个长有7、8公里,宽有4、5公里,深度达3百多米的巨大深坑时是什么心情吗?巨大的挖掘机在坑底就像火柴盒一样大小、站在坑边看坑底的人就像米粒一样,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小黑点,盘旋而上的大路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运输车、淡淡的烟雾,犹如梦境一样让人震颤。

  据了解,海州露天煤矿的开采深度是一175米,比我国陆地最低点——新疆吐鲁番艾丁湖洼地还要低21米。我在谷歌地图上搜索过,也能看见这个近似于椭圆形的深坑,还能看见一个大大的坑里面一道道人工开凿的平盘。

  记者:阜新是一座“因煤而生”的城市,煤又被人们称为“太阳石”。你在阜新的国家矿山公园里,有没有看到过关于阜新煤矿发掘历史的介绍?这块太阳石是如何被发现、开采的?

  刘宇:我记得在矿山公园的展厅有这样一段介绍:阜新煤田是1739年发现的。当时是清朝乾隆四年,地方官吏为开矿采煤一事曾两次向朝廷奏请,但是这个地方因为靠近清朝所谓的帝陵“龙脉”,没有得到当时朝廷的批准。此后的一百多年,一直为空旷荒野。1897年夏季,阜新地区连降暴雨,表层土被冲开后露出很多煤炭,再次引起矿主的重视。1898年9月,矿主徐泉联合张山出资创办了东盛窑。此后,以民间资本为主的小煤窑开始兴建。据档案记载:1899年至1931年,仅阜新新邱地区私人窑主经营的矿井就有92处,每天出煤280多吨。这就是后来的海州露天煤矿。

  片花:辽宁阜新海州露天煤矿发掘于1897年,上世纪50年代开始大规模发展,是当时闻名遐迩、位列世界第二、亚洲第一的大型机械化露天煤矿。在一百多年的开采历程中,海州露天矿创造了无数个中国乃至世界上的“第一”,堪称中国现代工业的活化石。2005年,海州露天矿在经济转型浪潮中关闭。2006年,海州露天矿被列为首批国家矿山公园。2009年,又被批准为全国首家工业遗产旅游示范区,是集旅游、考察、科普于一体的工业遗产旅游资源,成为城市经济转型的新亮点。

  记者: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,东北丰富的矿产资源也成为日本帝国主义掠夺的目标。当时,阜新的煤矿工人是不是也经历了一些磨难?

  刘宇:阜新煤田这块储藏着优质煤炭的风水宝地,令贪婪的日本帝国主义垂涎三尺,并对煤炭资源进行野蛮掠夺。日本帝国主义在阜新煤田的恶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,我可以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:在孙家湾有一个万人坑,和南京大屠杀那里的万人坑一样令人触目惊心。里面层层叠叠堆满了累累的白骨,这些都是那时惨死的矿工被日本侵略者遗弃在这里的尸骨,其中有许多是孩子的白骨,这说明在开采过程中,有大量儿童被强征,很多还是向上爬的姿态,说明可能是因为伤病被活埋。现在这个万人坑也成为矿山公园的一部分。说实话,我每次去看甚至听到万人坑这个词,都会不自觉的想到中华民族承受的切肤之痛和屈辱历史。如果民族不团结,不强大,就真的会被外敌侵略,人民也难有幸福生活。

  记者:我了解过,在抗日战争时期,东北矿工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,日本人称为“特殊工人”,大多由被俘的中国抗日军人和抗日干部组成。他们在矿山上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反日斗争,海州露天矿国家矿山公园是如何展现这段历史的?

  刘宇:“特殊工人”,是指被日伪军抓捕的抗日军民。他们当中有被俘的八路军指战员,也有军队的官兵,还有抗日根据地的干部群众。根据矿山公园里的介绍,日本侵略者把这些“特殊工人”运到矿山挖煤,对他们的管理毫无人性可言,在井下每天要劳动12小时以上,而且有日本监工或小把头手持战刀、镐把进行监督,稍有懈怠便是一顿暴打,有的甚至被当场打死。日本侵略者根本不考虑安全措施,冒顶、瓦斯爆炸等事故频繁发生。“特殊工人”生病受伤也得不到治疗,甚至有的重病号还没有死就被扔到死人仓库里等死了。我看到过一个数字,在那个黑色的年代,“特殊工人”死亡率将近一半。

  面对野蛮的压榨和非人的待遇,“特殊工人”也纷纷奋起抗争。他们采取怠工、罢工、绝食、书写抗日标语、制造事故和暴动等方式破坏日伪“大出炭”计划,同日伪统治当局进行斗争。秘密组织还多次有计划地组织“特殊工人”分散逃跑,重返根据地参加抗日斗争,表现出顽强不屈的“太阳石”精神。

  记者:新中国成立后,上世纪50年代海州露天煤矿快速发展为世界第二、亚洲第一的大型露天煤矿。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之时,煤矿工人的“太阳石精神”在阜新煤矿的快速发展中有怎样的体现?

  刘宇:新中国成立后,翻身得解放的矿工们激情满怀。1951年1月1日,大露天矿正式开发建设,这正是东北最冷的季节。当时,煤田曾遭到日本帝国主义掠夺式开采,地下小煤窑纵横交错,已经变成千疮百孔、荆棘丛生的废弃矿场。就是在这种十分不利的条件下,英雄的建设者们在这荒凉的废墟上摆开战场,开始了共和国第一座露天煤矿的建设。当初建设时期,那可以说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。一批批露天专业的管理人才、技术骨干、普通工人,分别从城市、农村、军营和学校走来,他们操着南腔北调,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涌到这里,这就是第一代矿工人。

  他们满怀翻身解放、当家做主人和重建家园、振兴祖国煤炭事业的信念,汇聚到一起,风餐露宿、夜以继日,凭着人拉肩扛铺设铁路、架线,组装大型设备,剥离岩石土层。仅用两年半的时间,就建成了蜚声亚州、闻名世界的大型机械化露天煤矿,比原计划整整提前了半年,当时的生产规模位居亚州第一、世界第二。

  记者:阜新市100万人口中,有30万都是矿工。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阜新人,你对煤矿工人的“太阳石精神”有怎样的理解?

  刘宇:英雄的群体必然要有伟大的力量来支撑。我所理解的煤矿工人的“太阳石精神”,就是他们燃烧自己,像太阳一样释放光和热,把黑暗留给自己,把光明送给别人。土生土长的煤矿工人面临开采技术上的难题,自主研发,实现了机械化,不仅满足了煤矿生产的需要,还为企业节省了大量资金。矿工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,自主集资捐款并连班加点、默默奉献,以多出煤、出好煤的实际行动支持国家恢复经济。涌现了煤矿活雷锋张林、革新大王段士儒、复救大王王合、没有星期天的人单国良等一大批先进人物,成为煤矿工人精神的典范。


千亿体育
千亿体育